• <var id="rdtd3"></var>

    <dfn id="rdtd3"><rp id="rdtd3"><nobr id="rdtd3"></nobr></rp></dfn>
    <output id="rdtd3"></output>

      <dfn id="rdtd3"></dfn>

      <i id="rdtd3"><p id="rdtd3"><cite id="rdtd3"></cite></p></i>

        <noframes id="rdtd3">

        <i id="rdtd3"><strike id="rdtd3"><cite id="rdtd3"></cite></strike></i>

        <pre id="rdtd3"><p id="rdtd3"></p></pre>
        <span id="rdtd3"><video id="rdtd3"></video></span>

          <var id="rdtd3"><pre id="rdtd3"></pre></var>

              為“減碳”貢獻煤城力量

              日期:2022-02-14  作者:中國煤炭報作者:車瓦  點擊數: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關于2021年全國原煤產量分省份完成情況的分析指出,2021年,6個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原煤產量超億噸的產煤省份合計產量占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原煤產量的85.9%,同比提高1.6%;11個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原煤產量超5000萬噸的產煤省份合計產量占全國煤炭產量的95.5%。

              如今,我國重點產煤省份正在以更集中的力量承擔更艱巨的煤炭生產任務,一個集約、高效的現代煤炭工業體系呼之欲出,而一種安全、綠色的煤炭開發與利用方式也在逐漸完善。在“雙碳”目標大背景下,“十四五”期間煤炭行業的發展速度、發展模式、發展約束等都將發生新的變化,這是重點產煤省份必須面對的新課題。

              對于重點產煤省份,未來的路子怎么走?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六次集體學習中,對碳達峰碳中和戰略目標提出了科學、系統的闡述。其中,注重處理好發展和減排、整體和局部、長遠目標和短期目標、政府和市場的4對關系,為重點產煤省份提供了戰略思維。重點產煤省份需把握好4對關系,把系統觀念貫穿“雙碳”工作全過程。

              處理好發展和減排的關系。是不是“雙碳”目標的金箍一戴上,重點產煤省份就完全沒有發展前景了?答案是否定的。需要認識到,煤炭轉型不能簡單理解為去煤化、逢煤必反。同樣,減排不能簡單理解為減生產力,而是要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發展道路,在經濟發展中促進綠色轉型、在綠色轉型中實現更大發展。

              處理好整體和局部的關系。國家層面,要加強政策措施的銜接協調,確保形成合力。而在重點產煤省份層面,則應考慮到區域資源分布和產業分工的客觀現實。因此,作為重點產煤省份,需要明確自身優勢劣勢,研究自身產業結構調整方向和“雙碳”行動方案,實事求是,結合實際,走出轉型發展的新路子。

              處理好長遠目標和短期目標的關系。我國能源消費格局變化是階段性的,有緩慢過渡期,有關鍵過渡期,也終會有過渡結束期。因此,既要立足當下,一步一個腳印解決具體問題;又要放眼長遠,把握好降碳的節奏和力度。重點產煤省份須制定中長期目標,在不同時期出不同“招數”,在不斷調整中循序漸進。

              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用好“看得見的手”與“看不見的手”,一方面要遵循市場規律,善于用市場機制解決問題,另一方面政府要勇于承擔責任,干好自己該干的事,著力在推動發展的內生動力和活力上實現根本性轉變。堅持兩手發力,建立健全“雙碳”工作激勵約束機制。

              不少重點產煤省份,步子已經邁開。

              內蒙古自治區正以高標準建設鄂爾多斯國家現代煤化工產業示范區,加強沿黃河地區環境污染系統治理和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編制自治區碳達峰行動方案,協同推進節能減污降碳。山西省正在進行碳達峰碳中和山西行動,碳達峰成為深化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牽引舉措,研究制定行動方案,推動煤礦綠色智能開采,推進煤炭分質分級梯級利用,抓好煤炭消費減量等量替代。陜西省深入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大力推動“四基”產品示范應用,打造煤化工產業鏈,支持榆林建設國家級能源革命創新示范區,推動陜北轉型升級。河南省正在實施中原大型煤炭儲備基地等能源項目,探索用能預算管理和區域能評,不斷完善能耗“雙控”制度,建立健全用能權、碳排放權等初始分配和市場化交易機制。

              正如中國工程院院士謝和平所言,“雙碳”目標實現后,仍然會使用煤炭,只是煤炭的用途發生了變化。鑒于我國能源資源稟賦和經濟社會所處的階段,煤炭消費量占比雖然有所下降,但煤炭在能源體系中的“壓艙石”和“穩定器”作用越來越凸顯。綜合測算,到2060年,我國年煤炭需求量為11.8億噸至15.3億噸。這足以給重點產煤省份提振信心,鼓起改革發展的勇氣。

              作為重點產煤省份,在能源稟賦的基礎上,長期以來積累的人力資源、科技資源、地緣關系等,都能夠成為支持一個地區迸發活力的重要力量。在轉型發展的過程中,只要把握了大局,統籌好關系,明晰了方向,抓住了機遇,找對了路子,就能夠繼續發揮地區優勢,為地區積累更強大的發展動力和更充足的資源要素,為我國能源安全提供更堅實的兜底保障,為“雙碳”目標的實現貢獻煤城力量。

              成年女人wwxx免费_美女mm131爽爽爽作爱图片_两个男人添我下面试看十分钟_官网久久黄色视频